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nfamousgamers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紫霞仙珠》最新章节。

“唔。”穆澈放下手里的馒头烧鸡。“你等等。”

他在厨房里四处捣腾了一会儿,不知从哪个角落找来一只落满了灰的密封酒坛。

梅非赶紧上前去抱了过来,拍掉瓷盖周围的封土,将盖子掀了起来。

她对准坛口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忽然微微一愣,脸色黯淡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?”

穆澈看见她脸色不对,走过来看了看,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“你不喜欢女儿红?”

“不是。”她摇了摇头,脸色恢复如常。“我爹爹当年也酿过几坛女儿红,都放在越州的酒窖里了。现在想起来,有些怀念。”

穆澈沉吟了一刻。“一定还有机会可以回去,你别想太多了。”

梅非笑了起来。“二师兄,这酒不会也是你酿的罢?”

“不是。”穆澈摇了摇头。“很久之前就有人送了放在这儿,我一直没喝。”

“好!今儿个我们就把这酒喝了。”梅非兴致勃勃地拿了两只小碗,将坛中的酒往碗里倒。

这酒呈琥珀色,干净透亮,散发着馥郁芬芳。

“来。”梅非把一碗递给穆澈,另一碗自己捧在手里。

两人碰了碰碗,便仰着脖子往下倒。

梅非闭着眼,回味着甘醇的味道。“这酒少说也酿了五年了。果然有口福。”

“别喝太多了。”穆澈阻住她继续倒酒的手。“别忘了,明儿个还得觐见圣上。”

“放心罢。”梅非摇摇头。“这女儿红,我就算喝个三坛也醉不了。”

两人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不一会儿便将烧鸡醇酒给消灭了个一干二净。

“终于吃饱了。”

梅非揉了揉肚子。“二师兄,有时候觉得你可真不像是皇子。”

穆澈挑眉看她。

她笑了一声。“哪儿有皇子在宫里自己做饭菜的?还会做烧鸡——哈哈!”

穆澈勾了勾唇。“我的母妃是北戎国人。北戎人历来随性,不像中原这般拘束于礼节。”

冯傲对选妃纳美这种事并不算热衷,整个后宫里不过几十位嫔妃。皇后孔氏是他的原配夫人,据说出身不甚高贵,却和冯傲有结发之情,冯傲也对她甚是尊重。

居于四妃之位的只有两位,一位是穆澈的母妃吴妃和一位据说来自民间的晏妃。

其余的便是些被封做贵人,美人之类的官宦小姐,也有些高官的女儿。都是以姻亲拉拢权臣的手段而已。

这些嫔妃一共为冯傲诞下了五子三女。长子是皇后孔氏所出的冯琪远,已经被立为太子,并赐了拓元大将军的女儿为太子妃。

像薛幼桃这种后来封的公主,在宫中的地位全凭自己的本事。冯傲对子女并无偏爱,只看能耐。谁的能耐大些,谁就受宠受赏。虽然薛幼桃不是冯氏血脉,却帮他做了不少事,所以在宫中也算得个说得上话的人物。

穆澈跟梅非简单地说了宫中的一些情形,提醒了她一些重点。

“这么说来,目前嫔妃里最受宠的,还当真是这位晏妃?”

“不错。晏妃两年前才进宫,年纪还很轻。父皇他原本对后宫并无特别的偏好,但这为晏妃进宫之后,便深得他欢心。若你遇上了她,最好是小心些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梅非有些疑惑。“二师兄,听你这么说,几个皇子都出宫有了自己的府邸,为何你还住在宫里?”

“我常不在宫中,所以建府邸一事就被耽误了下来。”穆澈只说了一部分的原因。建了府邸那便一定会被赐婚。他还不想成婚,放个女人在家里,看着很碍眼。

两人又絮絮叨叨聊了一阵子,见天色已晚,穆澈便送她回了安乐殿。

当然,还是翻墙进的。

梅非走到自个儿房间前面,却见房间里影影绰绰,似乎有灯光。而她临走之时,明明是吹了灯的。

她警醒了起来,手刚放到门板上,门便从里面开了。

“连姑娘,你总算是回来了。”

明月一脸欣喜,随即又微讶。“姑娘喝了酒?”

梅非有些不好意思。“明月,你怎么在我房间里?”

“奴婢担心姑娘夜里会饿,所以特地拿了些宵夜过来。”明月指了指桌上的点心。“谁知道姑娘不在房里。奴婢便一直在这儿等着。”

“真是麻烦你了。”梅非心生感激,不免对她多了几分好感。“我出去走动走动,所以——”

明月也没再提她身上酒气的事,只微微一笑,把她让了进来,又将门阖上。

“姑娘初来乍到的,一定有很多不习惯。若有什么事,直接来找奴婢就好。”她拿手试了试桌上的碟子。“有些凉了。我再去热热罢。”

“不用了!”梅非连忙阻止她。“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明月摇了摇头,站起身来往外看了看,小心翼翼的样子。确认没人了之后,她才走回桌边。“姑娘不必多礼,奴婢是受了世子的密令,要在宫中照顾于你。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紫霞仙珠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重生之其实我爱钱

夜水秋寒

风骚桃花

云州

老祖宗她又美又飒

图毕

网游之神临

风华染纸上

写一篇关于林彦俊的作文

竹井心

塔里的六月

吴楚飞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